栏目导航
用户中心 成绩查询
  • 用户名:
    密 码:
    教师 家长 学生
最近更新
最新推荐
  • 没有推荐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甘肃省新狗万官网 >> 德育天地 >> 心灵空间 >> 正文

儿女的守护神

『 作者:办公室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1378 | 更新时间:2013-11-4 0:34:41 』

少儿时代的我,长年食不果腹,营养严重不足,体质虚弱,感冒频繁。一旦病魔入侵,常常是头痛难忍,高烧不断,浑身瘫软,头晕目眩。那时的阿司匹林对身居穷乡僻壤、在饥贫线上挣扎的大西北村民来说,还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侈品。身无分文的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每逢此刻,就启动她的感冒治疗三巧招:头天烧热炕、蒙被子让我发汗,杀灭体内的感冒病毒;次日巧设机关“送冲气”,以强烈而独特的心理暗示减轻病症;第三日给我做点好吃的,补充一点生命必须的营养物质。三招过后,十拿九稳能使我康复如初,蹦蹦跳跳去上学。

母亲和那个时代她所熟知的人,大多相信这样一种说法:染病是因为出门遇上了饿鬼,缠附在人体上要吃要喝,冲撞、损伤了人的元气。要祛除病痛,就得让饿鬼吃饱喝足,才能心甘情愿地离去。因而“送冲气”原本就是一个给饿鬼奉送吃喝的打发过程。母亲先盛半碗自酿的野菜酸浆水,放在我的枕边。将一根筷子平放在碗口上,是为马。然后将另一双筷子相互倚靠倒立在水中,让其横骑在平放的筷子上,是为鬼。母亲一脸虔诚,神色凝重,收起小脚盘坐炕头,左手抚着我的脑门,右手撮取少量麸皮、谷糠之类的食物,在碗筷上方盘旋几圈后,一次又一次地抛投到碗里。其间时而喃喃祈语,时而厉声呵斥,大致意思是:我娃出门在外,冲撞了鬼神,今天特备一些吃喝,请你飨(享)用;吃饱喝足之后,请勿再纠缠我的娃,骑马快快离去;快快离去!勿缠我娃!莫要耽搁!

如果一切顺利进行,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立着的那双筷子就会在某一次投掷麸糠冲撞时戛然倒下,表明鬼已吃饱喝足,幽然离去。此刻的母亲,总是霍然展现一脸的喜色,如释重负。病重卧床的我,也会一下子欣欣然轻松起来,仿佛病已去了大半。常常是在此时,我才意识到,额头的剧痛早已在母亲的轻抚和喃语声中荡然无存。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一顿难得的美食,诸如不加野菜的玉米面饼,或者一碗白面面片。三天过后,如果我还留恋病床,想多混一顿美食而不去上学,屁股上就要挨巴掌了。

高烧昏迷的我,夜里常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母亲是神,守卫着我的健康,我的生命。这种感觉,似梦非梦,即使在白天也不时出现,以至于自己分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其实梦境和现实此时又有什么区别呢?这就是我的母亲,俨然一位横刀立马的勇士,为了儿子的健康与生命,逐魔驱鬼!

长大成人的我,上大学,读博士,出远门,移居海外,离母亲越来越远。再后来母亲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离开了我们。在梳理母亲一生的经历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和母亲一起度过的最留恋的时光是那段初晓人世的混沌儿时阶段,虽在饥贫线上挣扎,却拥有着彻骨的幸福。

我不知道,现在故乡的母亲是否还传承这些土方和习俗为孩子祛病祈福;也不知道,以浪费食物摆阔为荣的当今社会是否还存在满足于粗简麸糠的饿鬼。无论怎样,还是要重重感谢儿时的那一次次感冒,让我在几十年之后,仍然依依怀恋和母亲在一起的那些幸福时段。病魔的一次次来访,成就、强化了母亲在我心目中守护神的位置,并在我的心底镌刻了母亲那一幅幅永不磨灭的生动画卷,让我一生珍藏,一世为荣。

母亲虽去,却是儿女永远的守护神。

 

后记

光阴似箭,亲爱的母亲离开我们已有三年之久。悲痛之余,我收集了母亲一生的照片,加注上文字说明,打印成册,作为对母亲永远的纪念。

完成这本纪念册,是我人生中的一项重要使命。可以说每一幅照片的修剪处理,每一页图片的组合排版,每一段注释文字的形成,都渗透着我的血和泪。我只能以恭敬、客观、谨慎的态度对待它。因为我知道,这将是母亲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样东西。

作为家史资料,这里还收入了父亲和奶奶的照片。它们也是所能找到的仅存的几张先人留影。再往前追溯,只知道曾祖父常边(边)为晚清秀才,多年设帐授徒,人称边师傅。家乡爷爷辈但凡有点文化之人,多为其门生。

《儿女的守护神》一文,是我自懂事、有记忆能力之后和母亲最亲近的一段时光的真实记录,收在本册,用以表达对母亲无尽的思恋。

这本册子的完成,也让我从失去母亲的巨大悲痛中有所解脱。

母亲于我,大爱无限,只能至此述其万一。

 

 

文章录入:办公室    责任编辑:办公室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下一篇文章: